首页 >> 信息中心 >> 经济信息 >> 正文
中小银行严重缺失加剧中小企业融资难
11-07-28 16:41:45 作者: 来源:

专家指出,要尽快让富有能量的草根金融机构浮出水面

中小企业历来“指不上”体制内的融资。有关数据显示,在过去三年中,中型企业选择民间借贷的比重为48.3%,而小型企业选择民间借贷的比例则高达67.8%。

从去年开始,一边是越来越稀少的银行体系的融资机会,一边是越来越高的民间融资成本,那些本就在高成本、微利润“夹缝”中求生存的中小企业,再次成为紧缩政策首当其冲的对象。专家指出,解决中小企业融资难问题,关键在于完善多层次的金融体系,而重中之重是尽快让富有能量的草根金融机构浮出水面。

向大银行贷款“难于上青天”

“以前是1至10天就能放款,今年,从申请到批下来至少需一个月,并且每月中旬后就被银行告知没有额度了。”身为厦门市桥箱机械工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颜明建谈到今年的资金情况时一脸愁容。

厦门市桥箱机械工业有限公司是一家主要生产装载机的桥箱、挖掘机的企业。颜明建对记者表示,尽管目前通过上游企业的担保还可以申请贷款,但获得贷款很困难。更有甚者,“产业链上每个企业资金周转都很困难,原本上游企业给我公司一个月的还款期,现在也取消了,而向下游企业催款的难度也在加大。”颜明建说。

同样的情况还在延续。从事烟机配件制造的安徽中科机械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他跑遍各大银行都申请不到贷款。为了公司的正常运转,每月给工人发工资前,他都不得不以月息1 .5%的成本通过私人借贷筹措资金。

中小企业历来和正规金融机构有些脱节,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大部分的中小企业通过正规途径根本借不到钱。据全国工商联统计数据,规模以下的企业,90%没有和银行发生过任何借贷关系。而具体到微小企业,更是95%没有和银行发生过任何借贷关系。

中国进出口银行上海分行公司业务处的乔冠楠表示,今年以来包括政策性银行、商业银行在内都对加工制造及出口型中小企业信贷做出了一定限制,甚至将中小企业直接排除在信贷名单之外。而据山东省商务厅总经济师吕伟介绍,当地30%的外贸企业无法从银行贷款,低附加值的企业更容易受现金紧张问题影响,生存越发困难。

据温州市金融办对350家企业的抽样调查显示,18%的企业资金链十分脆弱,并有可能成为银行抽贷的对象。同时,25家成长型小企业从银行融资只有1 .33亿元,占24家重点骨干企业银行贷款的18.5%。

最新发布的“花旗-CCER服务型中小企业融资与发展”调研成果显示,融资难是中小企业发展过程中所面临的普遍障碍,对服务型中小企业来说融资形势更加严峻。在浙江,只有约20%的受访企业可以享受到银行贷款。

民间借贷利率疯狂攀升

“体制内”不行,只能寻求“体制外”的资金。小企业资金来源本来就更偏向民间借贷,今年以来这种情况更为明显。据周德文对记者表示,温州银行已经基本停止了对中小企业的放贷,其只能转向高利贷。

据上述市金融办对350家企业的抽样调查显示,今年一季度末,企业运营资金构成中,自有资金、银行贷款、民间借贷三者的比例为56:28:16,银行贷款占比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2个百分点,与年初相比下降4个百分点。而民间借贷占比则逐步提高,分别比去年同期、今年年初提高了6个百分点和4个百分点,在资金流向上与银行贷款形成此消彼长的局面。

而今年以来,随着民间借贷活动逐步活跃和贷款利率上升,民间借贷利率水涨船高。据银监会温州分局监测数据,1至3月温州民间借贷月利率分别达14.822‰、15.075‰和15.381‰;温州人民银行将监测对象增加了担保公司等融资中介,测算出1至3月温州民间借贷综合年利率分别为23.01%、24.14%和24.81%,单季涨11.91%,比上季度涨幅高8个百分点。

更值得注意的是,融资中介放出的借款期限越短,利率越高。“7天至10天的短期贷款月利率可能达到8%至10%,但3个月以上的贷款月利率在3%至5%之间。”周德文说。另外,监测还显示,一般社会主体间发生借贷总规模比上季增长5%,中介主体借贷总发生额比上季度增长47.4%。典当行的月利息从上年的2.2分涨到了目前的3分。少数企业还将民间借贷作为垫资还贷的重要手段,据统计,一季度担保类融资中介机构借贷资金用于垫资续贷的比例高达63.7%。

民间借贷利率的高企也伴随着风险的显现。银监会主席刘明康日前明确表示,要高度警惕近期网络借贷、民间借贷和小额贷款公司等领域凸显的风险。

让草根金融浮出水面

中小企业历来是一国经济发展的引擎,但中国的中小企业体制内融资机会稀少也是个长期未解决的难题。

“花旗-CCER服务型中小企业融资与发展”调研成果称,融资难的现象也与中国目前的金融业格局有关,国有商业银行占据中国银行业的半壁江山,即使是合资银行,对中小企业客户来说都难免“大材小用”。要改善这种现状,亟待大力发展小型金融机构。

目前看来,“中小企业融资更多的应当依靠民间借贷,但是现在民间借贷很不规范,尤其人们认为民间借贷就是高利贷,首先思想上要明确什么是高利贷,实际上民间借贷利率恰恰是市场利率的反映,如果融资渠道畅通,利率就不会那么高。”北京大学金融与证券研究中心主任曹凤岐说。

温州银监局副局长周青冥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表示,温州银行的不良资产率约为0.4%,这种不良资产率相对全国而言都偏低的情况和温州的生态金融环境有关,因为温州的民间借贷很发达。他直言,如果没有民间借贷,温州企业问题就会迅速暴露出来。据他介绍,民间借贷大概有两大类型,第一种是自营借贷,这种借贷多为个人一对一,或者一对多,借贷人居无定所,也没有固定的“柜台”,就像个人中介一样;第二种是平台贷款或小额贷款,一些投资担保公司和典当商行也暗地从事信贷,非常活跃。周青冥说,若能有效引导管理这些机构,应该会起到一定的作用。

“要让民间资金告别暗流涌动状态,使其浮上水面。”清华大学教授、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李稻葵认为,目前应放松金融机构准入管制,进一步通过金融业改革,对民间金融予以引导和规范,以使其更好地为实体经济服务。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郭田勇接受《经济参考报》采访时表示,关键是目前如何开放,有哪些是切实可行。他认为,应该选择一批有从业经验的小额贷款公司直接“翻牌”为村镇银行。目前全国范围内有小额贷款公司3000多家,虽然这些公司的确良莠不齐,但不能否认其中确有一些经营比较好的,可以考虑挑选一些能力比较强的企业进行翻牌“关键要把握住两点:第一,这些小贷公司的经营业绩好、公司治理完善、管理人能力和素质高。第二,小贷公司真正在做小额贷款,即其贷款余额中‘三农’和小额贷款比例较高。”郭田勇说。

  鹤壁市同信担保投资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地址:鹤壁市淇滨区九州路中段市政府第二综合办公楼二楼235房间-238室 电话:0392-3317796